2014年12月5日
【文青別鬼扯】---「鄉間的老人食堂 & 都會的動保福利」

前兩天在中興大學舉辦的關於動物福利的研討會上,當場有動保人士表示:希望台灣能當亞洲動物福利的領頭羊。好一個領頭羊啊,科科。為何動保可以拉高至台灣國家發展方向的層次?難道當台灣被亞洲四小龍的隊伍甩開後,所以要另闢戰場,改拼亞洲動保一哥?大家實在是有聽沒有懂。

但換個角度而言,這樣的提議還真集想像力之大成。鬼友們冥想一下,日後國際媒體報導台灣時就會說:這裡的雞好快樂,生的都是好蛋,科科;這裡的豬都聽貝多芬,科科;這裡的狗上街都坐嬰兒車,科科;這裡的牛都不會被閹成太監,科科。哪天若能上個CNN,國內媒體必定又會大書特書一番了。

動保人士談的是農產業的問題,但與農產業最密切的南部農業縣,有許多家庭卻面臨最基本的溫飽問題。柯P是這次選舉的焦點明星,連網路上整天高喊愛農業愛鄉土的文青,也都在關心柯P。彷彿農業縣市都沒啥議題可談,也不需要關心了。但如果大家有注意到比較基層的村里長或鄉長選舉,以及鄉公所施政,不難發現,「興辦老人食堂」似乎成許多候選人的共同政見。據說雲林縣東勢鄉最年輕的正妹里長,她的政見也是興辦老人食堂。

老人食堂之所以受到歡迎,不是沒有道理的。鄉間真的存有許多孤苦無依的老人,有些老人或許與兒孫同住,但白天卻無人照料。更有許多老人,年紀早已超過六、七十,卻得靠微薄的老農津貼,扶養孫兒。你問他們的兒子、女兒跑去哪了呢?不知道!大家還真TMD不知道!有些在外地工作,卻從不拿錢回家;有些留在本地,但自己也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反正這些老人不但沒人靠,還得讓小朋友們來靠。

當台灣的農村已殘破如此,甚至連基本的家庭結構都逐漸瓦解時,居然還有人高喊要當亞洲動保領頭羊。

鄉間的老人越過越差,但有人關注的卻是動物的處境。

8327_n.jpg  

 

 

2014年12月9日
【文青別鬼扯】---「就是要鬼吼鬼叫」

就跟大家說了,上面都有人在監看注意啦。

我們講出農業部門缺工的問題後,上面就有動作了,科科,又大獲全勝。

過去農業界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家私底下的意見一堆,卻不願意公開陳述、勇敢表達,每次只會說:「黑勒謀豪啦」。

結果呢?搞到農業問題居然都是文青在談,話語權都被他們主導。網路上都是文青言論,卻不見農業界真實的聲音,比一言堂還可怕。害一堆死老百姓傻傻被騙,以為水稻就該手工插秧、手工收割,被太陽親吻過的日曬米比較香醇,白肉雞都有打生長激素,從土壤種東西才叫農業,太陽能鐵皮屋是未來農業發展新方向............,反正有一脫拉庫讓人想蹲在地上邊吃蠶豆酥邊笑的怪玩意啦。

話不多說,我們要繼續努力就對了。還有還有,農地種電的事情還沒了,選舉結束了,那群牛鬼蛇神開始在訕笑。然後偷偷告訴鬼友們一個小八卦,聽說當初農委會企劃處是被GG辦公室一位重要人士壓著修法,結果就跑出太陽能鐵皮屋和綠能蟋蟀了。拜託大家千萬不要傳出去,真的不能講,也不要轉PO,會出人命低。


Ying-Ming Huang

先不講大陸人會不會來(依現在大陸工資上漲的情形,傻瓜才來台灣)
農業工作機會這麼多,文青願意就業否?

 

2014年12月11日
【文青別鬼扯】---「外婆的澎湖灣 天和的澎湖牛」

實不相瞞,鬼王前陣子飄去澎湖溜達了一下,那邊的風真的好大好強好狂好野。好險,鬼王沒戴假髮,所以不用擔心頭髮會被吹跑。

後來回到鬼界,就莫名其妙看到這項有趣的產品「澎湖自然放牧牛」。剛才打電話去問客服,聲音甜美的客服小姐表示,這些牛都是從台灣運到澎湖的小黃牛,然後在澎湖委託當地農民飼養,採用放牧的方式。

科科,從台灣運小牛去澎湖養,科科。

鬼王越聽越納悶,緊接著問:是在澎湖當地宰殺、分切包裝嗎?
聲音甜美的客服小姐表示,她不清楚,這必須問產品加工部門。然後她就一直強調,我們在澎湖有自己的漁場,我們在澎湖有自己的漁場,我們在澎湖有自己的漁場~~~~~

科科,從台灣運小牛去澎湖養,科科,again & again…

一家大公司要維持肉品穩定的供應量,理論上在當地也要養著幾百頭牛吧。換句話說,你得從台灣運幾百頭小牛去澎湖養耶。挖哩,這畫面不知道多壯觀啊。當初有沒有SNG現在轉播?如果沒有,好歹也會用小DC或手機拍些照片吧。

鬼王實在好想看到這樣的照片,可以請鬼友們幫忙去詢問一下,請他們燒過來嗎?

133789_n.jpg  

 

 

2014年12月12日
【文青別鬼扯】---「一點也不牛B」

下午有位最近才剛做完身體檢查、深被三高問題所苦的朋友逼問鬼王:「你無聊喔?天和的澎湖牛,基本上是比鼻屎還小的事情,你去打它幹啥?」鬼王聽了,馬上義正言辭辯駁:「花39分鐘上摩鐵的事情都能讓全台灣沸騰了,澎湖放牧牛得花兩三年才能養大,這難道是小事?!」

2013年7月監委程仁宏等人調查發現,「木崗專業牧場」、「自然牧場」及「元氣牧場」都是根本不存在的虛擬牧場。新聞爆發後,許多民眾都非常氣憤。生氣的原因很簡單 這些雞蛋根本不是你們家的牧場所生產的,還裝那麼像!

沒錯,當你販賣的農場品根本不是你自己生產的,還在那裝來裝去、故意語焉不詳、語意曖昧,這跟賣虛擬蛋,或貼上阿里山標籤的越南茶、混充泰國米的山水米,有什麼不一樣???

先說澎湖到底有沒有牛?The answer is YES! 就如同一位身處澎湖的畜產界鬼友上來留言所示,「102年在養頭數1,098頭。黃雜牛每戶平均飼養頭數16-17頭」。沒錯,澎湖真的有牛,這點【文青別鬼扯】團隊早已調查,也從未質疑過。但我們納悶的是,標榜販賣澎湖放牧牛的大品牌公司(包括永豐餘),你們賣的牛肉是來自你們的自營牧場?還是契作簽約農戶?或根本只是澎湖當地的肉商?

關於這部分,上來留言的鬼友已經暗示很清楚了:「澎湖本身是沒有牛的屠宰線的。要有也是某幾個牛販宰了,聽說平均1週有1頭就很多了」。根據【文青別鬼扯】團隊委託澎湖鬼友的調查,天和與永豐餘的牛其實都是跟一位當地肉商拿的。這位肉商會跟農民買牛,每星期天會殺一頭牛,僅供應澎湖當地需求。當永豐餘與天和下單時,肉商則會在星期四宰殺處理他們所需的牛(通常也頂多一頭)。

所以,天和、永豐餘在澎湖都沒有自營牧場,也沒和農民契作養牛,他們賣的牛肉是跟肉商拿的。

但特愛標榜在澎湖有自家漁場的天和,卻未清楚說明此點。網頁上澎湖牛產品的下方還寫著:「販售自家生產的水產、畜產及無毒水果,成為全台灣第一家自產自銷的農企業」。科科,自家生產的畜產~自家生產的畜產~自家生產的畜產~。然後打電話去詢問客服,得到的答案更扯,居然說這些牛是天和送去澎湖養大的。你們是把全台灣老百姓都當成文青嗎?你乾脆說,這些牛上了船,就咻的滑進澎湖算了。至於永豐餘呢?他們的客服說,這些牛都是和農民合作飼養的。

貨品來源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啊。出來賣,價格、規格、來源、品質都馬要交代楚。人家妹妹都知道要把標準訂出來:國內七萬,國外十萬,一點也不 loose, pretty tight。連妹妹都懂,大公司還不懂嗎?


宋樹翰

某鬼島上 不乏這種靠行銷能力的話術賺錢的廠商 但他們口袋賺飽飽之後 又想要一個"歷史定位" 所以又掰出一堆假DM 暗示他們是愛本土愛農業的優質在地企業

比如在鬼島中南部豬羅山上 有個打貓山丘 這兩年出現一間旺萊蘇工廠 很愛說自己是個照顧在地農村的好寶寶 他們的門市座落於一大片鳳梨田的中間 一進門就會有員工給你送茶送試吃的鳳梨酥 然後引導你參觀裡面的DM 講說附近這一片鳳梨田 他們也有盡一份心力 還跟當地農民收購旺萊 還有接農委會的青年返鄉計畫 儼然就是鮭魚返鄉的好榜樣

但內行的在地人都知道 他們只有在門市旁邊種幾顆觀賞用的鳳梨而已 其他一大片的鳳梨田都跟他們沒關係 況且 打貓山丘根本沒有種植土鳳梨 不過我們也不要這麼小人之心啦 希望他們跟在地農民收購的金鑽或是牛奶旺萊 可以早點研發出新口味 到時打貓的山丘也會微熱起來了

 

 

2014年12月14日
【文青別鬼扯】---「亂咬會滿嘴毛」

年底快到了,【文青別鬼扯】戰鬥團隊也將揭曉2014年的年度代表字。2014年的年度代表字是,噹噹噹噹 ~~~~「毛」!

今年是很毛的一年。先是水母腦昭告全國軍民同胞,鹿茸就是鹿的耳朵毛。前陣子,他又決定用毛治國。然後,現在又有動保人士出來吵鵝毛、鴨毛議題。XD,今年還真TMD毛。

最近台大與師大的動保成員表示,「中國生產的羽毛與羽絨,有五成以上來自活拔」。這項數據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沒人知道。這項調查到底是誰做的?沒人知道。這項調查的研究方法到底為何?普查還是抽樣調查?樣本數佔母體的比例?調查方式是問卷詢問還是現場直擊?沒人知道 ~ 沒人知道 ~ 沒人知道。反正一整個Nobody knows!

雖然已有新聞報導指出,匈牙利出現活體拔鵝毛的狀況。但鬼友們就是不一樣,基本上都知道秉持科學求證的態度。知道要上來詢問,向別鬼扯戰鬥團隊求證。我們也已經回答表示,台灣也生產羽絨,但由於我們養鵝養鴨主要是以食用為目的,我們又非常在乎表皮的完整度。因此,羽絨只是宰殺鴨鵝時的副產品,並不會出現直接活拔的狀況。

奇怪了,鬼友們都知道要虛心求證,這些動保學生居然搞不懂,也不會想去查證消息來源與可信度。儘管Nobody knows,但這群人還真敢,反正自認戴上道德的光環、披上人道的披風,就能直接跳出來替動物哭哭。然後就有人跑出來表演行動劇,還說我們會使用到進口的血羽絨。

看完這則新聞後,別鬼扯團隊只覺得很無言,氣憤到差點想重新投胎當人類。更奇怪的是,這些人還說,如果已經有羽絨衣的,也不必丟掉,「我們其實並不需要好幾件只是顏色不同的羽絨衣」。請問,我們到底可不可以買羽絨衣?如果只能買少少幾種顏色,我們到底能買幾件?你們自己的立場如此游移,究竟是出自寬容,還是根本是對自己引用的資料毫無信心?還是說,你們其實對台灣羽絨產業的實際運作狀況根本就處於茫然無知的態度?只是為了搏版面,就隨便兜個假議題來亂一下?

動保文青啊,你們要關心啥事,我們都不反對。但最基本的資料求證精神,總得顧一下吧。連產業的實際運作狀況都弄不懂,就出來亂批一通,這樣會惹毛大家ㄟ。

喔,對了。之前有動保人士替蛋雞請命,因此把自己關在籠子內。這次為了抗議活體拔毛,所以當場剃髮抗議。不知道未來會不會有人抗議豬農替小豬閹割?唉呀,想起來還真的毛毛的。

資料來源:http://www.tanews.org.tw/info/6129

901_n.jpg  

 

 


2014年12月16日
【文青別鬼扯】---「逗陣相招來GIVE UP」

說了大家可能也不信,其實鬼王當初是放棄了總統夢,跑來當鬼的。上次跟老朋友鍾馗聊到這件事時,當場被鍾馗嗆:「你講這什麼鬼話,總統只要看報治國,水母腦的等級就能當了。你以為鬼很好當啊?人家媽祖娘娘好歹還有香油錢能收,信徒還會打金牌給她。你鬼王有啥?」

當鬼王確實要專業。每天得花時間和戰鬥團隊成員們喇迪賽,花精力密切注意農委會的爆笑事,花心思投鬼友們所好。更重要的是 ------

鬼王是無給職 ~ 鬼王是無給職 ~ 鬼王是無給職 ~

除了女鬼粉燒照片慰勞鬼王外,其他鬼友從不燒錢給鬼王。

繞了一大圈,我們回到正題吧。為何從事農業,不能被視為單純的職場轉業,或挑戰更高層次的領域,卻總要說是「放棄」先前的職業呢?農業不需要專業嗎?農業領域就如此低下卑劣,不需要任何專業技能就能輕易進入?

這些年農政單位刻意鼓勵青年返鄉務農,台灣的媒體也很給面子,特愛報導這類案例。但這些若去參加智力測驗、可能還有機會領取重度殘障手冊的媒體記者,寫來寫去都差不多,故事長得都一樣。以前是科技新貴放棄高薪職位,返鄉務農。現在則是空姐放棄華麗人生,返鄉務農。好一個科技新貴加空姐,大家逗陣相招來 give up。

記者腦殘就罷了。但實際上能待在農業界超過三年五年還沒垮的人都知道,這一行所需掌握的專業知識技術與經營管理能力,絕非外界所能想像。做得好的人,可以吃好的穿好的,出入開雙B,閒暇時還能上個小吃部。做不好的人,只是在最低生活水平的邊緣打轉。但問題是,台灣有太多人以為農業很好做,進去做也就是那種水準,台灣的農業水平因此被做到極low的狀態。這些人整天就只會不斷靠北靠母,抱怨政府不重視小農,補貼太少。消費者也傻傻的,被文青式宣傳所矇騙,只要是感覺很可憐的或聽起來很有理想的,就一定埋單。

而這些年開始有文青動不動就說,想去鄉間務農,想去農村幹啥幹啥的。但鬼友們稍加留意就能發現,這些文青都說是要追求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說要讓台灣農業更進步更精實,或讓某項農產品能夠站上國際舞台。文青只是把農業當成自己個人品味的實踐場域。對他們而言,農業從來就不是一門志業。

文青啊,不要再宣揚這類放棄XX的故事了。如果今天大家都是抱持這種放棄XX的心態看待農業,明天農業就會徹底放棄你。

 

劉志文

為何從事農業,不能被視為單純的職場轉業,或挑戰更高層次的領域,卻總要說是「放棄」先前的職業呢?農業不需要專業嗎?農業領域就如此低下卑劣,不需要任何專業技能就能輕易進入?

8112_n.png  

 


2014年12月21日
為何人類生病時,使用抗生素是OK的。但牛生病時,卻不能用抗生素???


對啊,這張圖確實說出【文青別鬼扯】戰鬥團隊的心聲。

有些人堅持動物完全不能用藥,甚至不能打疫苗。奇怪哩,你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小孩嗎?

自然放牧的產品之所以貴得離譜,主因就是死亡率太高,因為生病也不能用藥,平時也不能打疫苗。但那群人卻堅稱,在自然的環境下,讓動物自行對抗病菌,最後能夠存活下來的動物就會變得很健康???

奇怪哩,你非得讓一堆動物死翹翹,才會開心嗎?如果為了滿足這種對零藥物的偏執狂,而讓一堆動物死翹翹,這算哪門子人道?哪門子動物福利?

這類產品明明貴得離譜,你們卻一直推,還要冠上道德的光環。這是為了展現你們的消費購買力嗎?你們不知道中南部許多家庭的隔代教養學童,有時連營養午餐費都付不起嗎?

如果道德的實踐,居然與家庭的貧富息息相關。有錢人才能買有機、友善土地、愛護地球的農產品,窮人卻得吃被你們視為罪惡的慣行農產,這還算是真道德嗎?

XD,你們的小孩生病時,真的都不吃藥嗎????????

484_n.jpg  

 


2014年12月26日
【文青別鬼扯】---「愛在菜花蔓延時」

先前【文青別鬼扯】團隊重批「農村彩繪」時曾說:「農村彩繪就是,當你重病、面容憔悴時,政府出錢讓你買新衣服穿」(科科,不好意思,鬼王前陣子才發現,這句話居然還登上〈壹週刊〉693期)。但是人類的大腦雖有限,創意卻無窮。玩完農村彩繪後,現在居然有人開始玩起農地裝置藝術。

昨天鬼王聞完午膳、出來東飄西飄時,發現你們人類某處田地上冒出好幾項藝術裝置。整個設計可說充滿了創意,田地上種滿了油菜花,然後架起LOVE四個大字。這種裝置藝術似乎要告誡大家:愛得太用力,小心得菜花。喔~喔~喔,我們要有點氣質,不然文青會笑我們低俗。所以鬼王決定將此作品命名為:「愛在菜花蔓延時」。

(鬼友們聽過馬逵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吧?趕快去估狗,別讓文青笑我們俗)

除了「愛在菜花蔓延時」以外,那塊田地上還有其他幾樣作品,包括「束縛SM小牛牛」、「別有洞天」等。鬼王深信,這些作品一定蘊藏著不為人知的意涵,只是鬼王一時無法參透。

但話說回來,放置這些鬼玩意跟真正的農業生產又有什麼關係?這些年來台灣對農業的想像就在農村彩繪、花海、造景上不斷打轉,從中央農政單位到許多地方政府,大家都很開心花錢在搞這些放煙火式的表面工程。單就純粹的藝術與美學層次而言,這些玩意根本還拿不上台面來說嘴。

若從農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台灣農業未來要面對的問題既多且雜:當美國瘦肉精豬肉勢必要進口時,我們的養豬產業該如何因應轉型?面對加入TPP的壓力,農政單位到底做好準備沒?NO ~ NO ~ NO,這些問題官員都沒踹共。大家只是不斷鋪陳農業美好的景象,放這些怪異的藝術裝置的唯一好處,就是讓相關經費 ~咻~一下就溜進包商或承包團隊的口袋。

農業問題真的很多啦。各位長官,拜託你們行行好,別再亂花錢了。等到美國大叔真的逼我們大開門戶時,就算把學生證抵押給美國人,也解決不了問題啦!

1924_n.jpg  

 

 

2014年12月27日
為了水的問題,大家吵成一團。
大家都好水啊~~~~科科

顏老師從生態的觀點出發,有不同的見解,很值得大家一起參考。


我認為文青別鬼扯對水稻休耕問題是點出一些內行人的見解(例如真正受害的業者是誰? 稻米其實也沒有不夠吃),但我認為其酸度夠,但建設性不夠。如果真要討論台灣的自然環境是否適合把水稻當成最重要的糧食作物,請問是要從哪個時間點談? 是要談西北部? 東北部? 東南部? 還是西南部? 或恆春半島? 當漢人進入台灣的低海拔大量墾殖以後,台灣的自然環境就永遠改變了,我們的西半部與花東縱谷不應該是看起來都是稻田或其他作物的平原,而是低海拔亞熱帶季風林。如果是在那個時間點,最適合台灣的農業可能是木薯吧? 好,那稻米因為是南方漢人主食,所以漢人到了台灣以後開始種稻,不但改變了地貌,也改變了利用水資源的方式 。要不然水庫、沿著河階地修築的池塘和圳溝怎麼來的?

但台灣缺水是被氣候變遷、水資源利用、農工業發展、水土保持、森林保護、交通建設、礦業發展、觀光遊憩等多方面需求拉扯與夾擊的後果。並不只是單純的水土保持或工農用水之間的拉鋸。台灣是需要思考在氣候變遷下的農業政策與作物生產方式,例如耐淹水與耐鹽品系的培育,或是開發原住民的民族植物都是方向。但是關心水稻,並不只是繞在糧食議題上打轉,還有生態與衛生議題。

如果連這點如果連這點關聯都看不見,只會酸人在水稻上打轉,那就只是酸,自以為內行,別人都應該是閉嘴的自我中心了

 

 

江昺崙
關於一期休耕,必須認真回應一下《文青別鬼扯》:

1. 有部分是事實,台灣稻米的確生產過剩,台灣的公糧糧倉年年爆倉,每年有時候還要銷毀多餘的稻米。這是結構問題,因為WTO強制購買外國米、加上台灣的公糧收購政策的關係,政府為了穩定農村生產結構,不得不用公款來收購稻米,以穩定糧價及產量。

所以今天的稻米產業幾乎都是用公糧收購撐起來的,如果政府不介入收購,那麼米價在自由市場上可能會崩盤。

2. 發生十年大旱之後,政府為了經濟效益,勢必放棄需要補貼的稻作,選擇有產值的工業。可以想像,如果工業園區因缺水而停工,面臨的經濟衝擊必然會比農業更為巨大。

若是農田繼續耕作,農民勢必要抽取更多地下水來應急,在地下水源涵養不足的狀況下,可能會從下游地層下陷開始,反過來影響上游環境,導致負面循環。

水費是否能在旱災時調漲,並把調漲的部分補貼休耕的稻米產業呢?

3. 但是鬼王認為政府可以鼓勵轉型旱作,但其實是很無知的看法。台灣稻米已經發展了超過一百年,包括水路、產業鍊及品種等等,都有非常穩定的體系。如果貿然轉作,會發生什麼事呢?

首先,因為病蟲害的關係,新作物勢必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改良、適應環境,所以第一年大量稻田轉作,新作物一定會面臨很大的病蟲害風險,甚至會影響到其他既有的作物。

其次,生產之後,產銷體制也會崩盤。稻米的結構太過穩定,如果要求農民轉作新作物,農民勢必單獨面對自由市場,很多農民可能血本無歸(例如多數投入花卉、水果等作物,導致價格波動)。

最後,在討論經濟因素之外,也要考量到農村的文化、情感因素。稻作不只是表面上的產值如此簡單(如鬼王的想像一樣單純),而是農村的時序、文化、祭儀的活力根源。甚至是說,老農民在休耕之後,因為土地與勞動的閒散荒廢,導致諸多衍生的心理問題、體能問題,乃致於對於時序的錯亂、對於農村價值的崩壞,都是無可估量的社會成本。

總之,突發的、短期的天災,稻田休耕的確是最「準確」的政策。但長期而言,卻是一種消耗台灣社會基礎的作法。若是政府沒有配套、沒有對於缺水長期的應變措施(就算轉作也需要長期調整),那麼台灣崩解的不只是農業,更可能是整體的社會信任、社會安全網路。


文青別鬼扯 專業團隊的回應:

針對江昺崙提到轉作作物"因為病蟲害的關係,新作物勢必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改良、適應環境,所以第一年大量稻田轉作,新作物一定會面臨很大的病蟲害風險,甚至會影響到其他既有的作物。"

針對這一點,各地改良場所早已有各種不同的育出作物,可以針對不同的需求,並不是只有農民本身才具備改良作物能力,然而實際上不少水稻農在一二期作之間也會進行間作的栽培,例如許多菜豆也是從這樣的過程中出現在市面上,足可證實農民本身對於栽培作物的能力有其基礎,況且針對不同作物的栽培管理模式,農業試驗單位也也已經有各種不同的推廣資料、課程以及現場輔導,如果要扯到病蟲害防治問題,也有全台灣的診斷鑑定服務站,其實該持續改變的是整體的農作方式和區集化。


Dora Kao [本人回應江昺崙如下]
1.水旱輪作是對土地很好的保養方式,一季濕,一季乾。除了殺死土壤裡的害蟲,還幫助土壤氧化還原狀態交替平衡微量元素營養離子等等等(土壤學下略一萬字。)
2.栽培技術的問題,我國的農業技術已經足夠克服,當國家決定推廣稻田轉作其他種農作物的時候,栽培方式/病蟲害問題/耕作制度等面向,我國已有足夠的農業人才能克服,拜託別讓改良場閑著啊,農技人員領國家的錢又不是吃閑飯的。台灣農民的栽培技術真的已經很強了,關於病蟲害農民可以想出超多種方法來克服的。今天台灣農業最困難的反而不是技術,是產銷問題,任何工廠都要為自己製造的商品想辦法銷售,今天農的困境,是生產農產品的人,未必是具有行銷技術的人。種的出來,不代表賣的出去。以旱作小麥/大麥為例,大家想不想吃MIT的麵包?想不想喝MIT的啤酒?那為什麼縱然育種/栽培技術已足夠克服小麥/大麥的種植,台灣種小麥的面積卻還是這麼少?大家想想小麥的加工需要什麼?需要磨坊啊各位大大!(就是把小麥變成麵粉的工廠,設備要夠專業,弄不好會來個塵爆,詳情請見柯南。)
那麼台灣有幾座磨坊?查一下你恐怕會心酸的哭出來。蓋一座磨坊又需要多少錢?
水稻只要烘乾了扔在穀倉裡就不管了。但目前政府推廣轉作的胡麻/小麥/油茶/茶葉等等,都是需要加工設施的,油料作物需要榨油廠,茶葉需要製茶廠等等.......蓋這些廠房需要多少錢?除非你是大面積專業農,土地多到貸款貸的出來。一般小農真的負擔不起。台灣農業人口粗估50萬人左右,九成以上平均年齡61歲。(詳情請見農委會統計資料)。你若是60歲以上的老農,你會去拿棺材本貸個三百萬蓋個廠房,還是乖乖領休耕補助到老死?肯種水稻的是他佛心來著,捨不得看農地荒廢或是被徵收好咩。
60歲這個數字還是被少數青年歸農的給拉低平均了,去農業鄉鎮走一走,65歲的農夫都還算超年輕。
政府推廣任何作物一旦發生產銷失衡的情形,就要拿納稅人的錢出來想辦法收購或補貼。這是一種政策失敗所造成資源浪費。
因此才會出現乾脆懦弱補貼休耕的政策,因為給錢比規劃一個產業的出路還要簡單的多。
今天從農賺不到錢,年輕人不肯從農,農業貧弱,各方面的問題不只是水資源的爭論。還有長期歷史以來的累積。
3.回想一下臺灣的工商業是怎麼起來的。農業也是一個產業,如果農產業真的從此消失在台灣,糧食自給率從3%變成0%。對這個國家真的好嗎?根本等於自斷後路啊。糧倉爆,就經濟觀點是蠢,那麼就國家安全的觀點呢?我想國防演習應該有想過台灣某天海空都被圍困的情況吧。農業的意義不只是經濟,還包含了國家安全。
公糧會把多的米銷毀?具我所知公糧的米除了作麵包麵條等加工。最主要還送出去國外當作NGO的救濟米。再不濟也是飼料米。銷毀糧食這種蠢事,只有發生在鎘米身上,因為真的不能吃。
4.農發條例當初不知道是誰定出來的,後來也越修越扯,農地一旦變成房子,就不可能會變回農田了。居住正義的問題政府應從打房以及青年住宅等面向去解決,而不是拼命把良田徵收炒地皮。
5.任何自由貿易的談判,如果最後都是台灣的農業要輸,不只是我們競爭力不夠的問題,努力創造綠金的農民還是很多,談判桌上的人把農業當成軟柿子讓給人吃了才是問題。
6.食安風暴之下可以認為台灣沒有農業?我又不是信義區的貴婦每天只吃進口的高級品。一般人每天還是要吃飯吧。一昧要農業犧牲的人,你們每天都啃面板過日子嗎?

 

汪文豪

監察院99年9月調查報告指出,一般農業用水抽取淺層地下水,只會造成地表淺層地層的壓縮;雲林地層下陷主要來自150米以下的地層壓縮,甚至最大壓縮率範圍皆發生於地表下200-300米深(約佔總壓縮量8成),優先限制或減少深層大量抽水,對減緩地層下陷才具有較好的效果。

不種稻 種科學園區 高鐵危機依舊 黃金廊道注定黯淡

 


2014年12月28日
【文青別鬼扯】---「原來是87,鬼王是87」

嗚嗚嗚,鬼王居然用到舊資料、舊數據,沒有update。原來現階段公糧倉庫內的存量已經高達87萬公噸了,不是昨天所說的70萬公噸,比想像中多更多啊。鬼王在此向各位鬼友道歉。為了表達誠意,今天決定吃素一天。

昨天講到台灣稻米生產過剩,休耕不會發生吃不到台灣米的狀況。沒想到有些鄉民反應很激烈,覺得不可置信。有些文青甚至上來批別鬼扯團隊,他們的理由不外乎兩點:

※如果過剩,為何還要進口外國米? → 可見糧食不足,所以得進口,鬼王在鬼扯
※過剩一定是因為進口外國米,才導致過剩的 → 可見原先是不足的,鬼王在鬼扯

既然鬼王今天吃素,突然迸出慈悲心,就來耐心跟大家說說吧。

戰後除了1945-6年間,台灣米一直是充足的,且有能力外銷。所以當時台灣稻米的產能規劃,不但要符合全台軍民食用,還要有餘糧出口到日本,順便換取化肥。

後來日本因為飲食習慣改變,吃米量減少,所以國內生產的稻米已足夠供應日本所需,因此決定於1970年起停止進口台灣米。台灣政府也不再需要掌握太多的米糧(當時米糧出口是由糧食局負責),因此決定取消肥料換穀政策。

不過1973-74年發生世界石油與糧食危機,國內各項物資價格不斷上漲。當時政府希望能釋放手中的公糧到市場,無奈掌握的公糧數目不足。蔣經國因此著急了,決定設立「糧食平準基金」,以高於市價的公定價格向農民收購米穀。一方面鼓勵農民種稻,另一方面則藉此提高農民收入。不過,因為公糧收購價格高於市價,農民超級開心,努力種稻。1976年台灣稻米產量達到271.2萬公噸,創下歷史紀錄。

271.2萬公噸,還真的好棒棒!問題是一堆米放在公糧倉庫內,根本沒地方銷,台灣人也吃不完。從此以後,政府只好積極鼓勵農民轉作,希望大家不要種那麼多水稻。而從1980年代開始,台灣人的飲食習慣又大幅轉變,吃的米越來越少,稻米生產問題因此持續存在著。

文青啊,你們別傻傻的,以為稻米生產過剩問題是進口米所導致的。早在2002年加入WTO前,台灣稻米就生產過剩了啦。只是加入WTO的談判過程中,其他國家都要求台灣全面開放稻米市場,但台灣害怕一開放稻米進口,稻農全都垮掉。大家喬來喬去後,終於喬定每年進口14餘萬公噸的稻米。

可是,14萬公噸稻米要進來了,那群農官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也不肯好好思考該如何改善台灣的農業生產結構,後來他們提出的辦法居然是花錢請老農們休耕,休耕一期就補助45,000元。

這是啥意思?當國外大軍入侵時,我們的將領居然不肯花心思提升部隊的戰鬥力,反而怕小兵們上場會送命,乾脆全部舉白旗,同時發放45,000元的慰問金。

後來呢?後來就跑出〈無米樂〉這部紀錄片,怪政府加入WTO,只顧工業、不愛農民。然後那群農官也很開心,繼續讓這種仇視進口米的迷思發酵,讓大家都以為台灣米才是最棒的(如果真的很棒,為何走不出去???)。然後碰到米的問題,就讓文青傻傻地繼續罵WTO、繼續罵越南米,卻不思考2012年馬英九開出提高公糧收購價格的競選支票,又如何讓公糧倉庫剎那間多了40萬公噸存糧。

然後呢?然後呢?這群糧官就繼續放任文青傻傻地罵WTO和進口米,糧官依舊發放休耕補助金來遮掩問題。完全不管當台灣加入TPP,農產品市場真的得全面開放時,到底該怎麼辦。

喔對了,很多人批評本版時,常說我們都沒區分文青與政府單位間的差異。明明是政府的錯,我們還罵文青,不公平….。

文青啊,看完台灣的糧食政策,你們還真的以為自己跟那群農官有啥不一樣嗎????

84333_n.png  

 

 


2014年12月26日
【文青別鬼扯】---「腦袋繞著水稻轉」

關心台灣農業的人都知道,這兩天休耕的問題吵得沸沸揚揚。昨天傍晚經濟部旱災應變小組決議,明年度桃竹及嘉南(嘉義、白水溪)灌區第一期稻作停灌休耕。這項決定公布後,馬上就有前立委在FB痛罵,休耕等於是強迫農民放無薪假。然後還有一堆愛農文青也加入討論,抱怨政府休耕就是要讓大家沒台灣米吃,大家得吃進口越南米。後來FB就哀鴻遍野、X聲連連。當然,鬼友們必定想知道【文青別鬼扯】戰鬥團隊的對此事的看法。我們的想法很簡單:一群人只會圍繞在稻米問題上打轉,在農地休耕前,他們或許該先休腦比較好。

先說農民權益問題吧。文青啊,看得懂的人都知道,「85,000」這個數字絕對不是隨便亂喊的。通常休耕一期的補助是45,000元,每公頃水田的收益則約7 - 8萬左右。「85,000」的意思就是:拍謝啦,我們政府不放水給你種田了,但也不會虧欠到你啦。我們就事論事:農民有損失嗎?NO!不過,吃虧的人還是有的。包括承租農地種稻的實際耕作者、秧苗業者、代耕業者等,這些才是實際的受害者。

至於文青所吵的台灣人沒米吃、糧食自給率問題。拜託喔,公糧倉庫存糧還有70萬公噸,足夠台灣約當八個月的供應量。這些米因為公糧收購政策牽動的選票利益,難以推陳出新,每隔兩年就得打成飼料米賤賣標售,處理公糧飼料米甚至成為不肖糧商用來A錢的手段。台灣現在的問題不是米不夠,而是米太多。文青啊,傻傻地在FB上轉文說沒米吃,只會被人看穿手腳啦。

既然政府有補助,農民沒虧到;公糧剩太多,國人沒餓到。請問此次問題的癥結點到底在哪?很簡單,問題就在於大家滿腦子都是米米米米米。好像台灣除了種米,大家就沒其他想法了。

現今極端氣候已屬常態,水資源愈加珍貴。在有限的水資源下,我們是否還要以水稻作為最重要的農作物?但現階段無論是無腦的顢頇官員或無腦的愛農文青,雙方都在水稻問題上打轉。想限水的官員,就拿水稻開刀。整天口口聲聲愛農業的文青,也把水稻當成標的物,雙方因此在水稻問題上開戰。問題是,台灣稻米已經生產過剩了啊,今年甚至又出現爆倉問題。你們還在稻米的問題上吵來吵去,會不會太好笑?至於稻米為何會多成這樣,甚至成為大家吵架的焦點?這當然要去問偉大的農政單位囉。

台灣的糧食政策,數十年來就堅持在稻米上不斷地轉啊轉啊轉,比七彩霓虹燈還會轉。那些糧政官員的腦袋不但轉不回來,還把稻米轉成具有高度神聖政治意涵的作物。

文青啊,農官啊,台灣的農地資源有限,農地究竟該如何使用?上頭該種啥作物?顯然得精心策劃。同樣的,既然農地是隸屬於全民的寶貴資產,我們更不該放任隨便亂種,農地經營必須走向區位管理,各區位該種植何種作物,以符合經濟規模效益,才是未來台灣農地資源管理應走的方向。

文青啊,農業很重要,我們也歡迎你們來愛農業。但就默默地愛就好,免得鬧出「愛在菜花蔓延時」的悲劇。

 


尤介甫

"吃虧的人還是有的。包括承租農地種稻的實際耕作者、秧苗業者、代耕業者等,這些才是實際的受害者。 "---一開始羅文嘉那個文章從頭到尾就是在講這個啊,而且也沒有提到甚麼非種米不可。你這篇文章繞半天只是在額外提到米已經很夠的問題,反而最重要的地方就幾句帶過去、自己紮稻草人自己打自己爽、完完全全不回應別的人的問題、然後笑別人文青放錯重點,這樣是有比較聰明?我看你們是文青一號跟文青二號的差別而已吧?

今天如果民生用水比較重要、或者工業用水產值比較高、要農業休耕來補貼沒有問題啊,但是那些產值那麼高的補助只有85000第一聽起來就沒有很多、第二分配如果有問題政府本來就不能只顧地主的權益、甚麼叫做自己下去分?現在的政府就是怠惰,甚麼都交給最方便做事的去做,最好就有一個大財團、地主去幫你處理好所有的事情。

另外不要甚麼都扯WTO,比如美國人雖然開放車日本車,但是為了保護美國車的營運、只要覺得日本買太少就每年去威脅。正常的國家都是想辦法賣自己強的出去、保護自己弱的,就算沒有競爭力也要維護在一個可營運的水準。台灣的農業就算敵不過大國的傾銷、也要有一個可營運的水準。那些靠休耕補助的都是地主是很會種田是不是?還不是靠那些實際耕作的。那些傻傻地跟著人家喊甚麼國際貿易自由化的根本就是一群傻子,人家是打算賣東西給你很自由而已,等換你要賣個東西的時候就問題一堆了。像這種高喊貿易來打擊自己產業的事情、大概只要有正常頭腦的政府都不會這樣做的。

 

 


2014年12月30日
看到「愛在菜花蔓延時」後,牧雲(筆名)告訴別鬼扯團隊,農村彩繪把他家鄉搞得亂七八糟,我們就請他寫出自己的經歷與心得。

這篇寫得很真誠,真誠到讓人既憤怒又哀傷。

請鬼友們努力轉發,讓各界知道,納稅義務人的錢如何被浪費在如此不切實際的農村彩繪與田中藝術裝置上。更重要的是,這些錢花下去,不但沒達到預期的效果,反而加速農村的滅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青別鬼扯】---「彩繪農村 毀壞農村」

牧雲/田尾鄉海豐村

最近,台灣開始流行彩繪村。沒想到,就連我的彰化田尾鄉海豐村老家,也慘遭文青的毒手QQ。

來到我家鄉的文青,居然畫了灌籃高手、海綿寶寶...之流。驚訝之餘,我立即趕快上網查了相關的報導,而那位受訪的文青居然表示,灌籃高手是屬於他年代的記憶。看完後,我當場真想把手機砸爛!

我一向不喜歡彩繪村這種「藝術」,它只是流於膚淺、沒有規劃、毫無創意(抄別人的)的低質感繪畫與塗鴉。不僅沒有任何的藝術質感,更無法傳承傳統習俗、講述文化故事與教育農村耕作,我甚至認為彩繪村只會加速扼殺在地的文化與故事。

事實上,就文化層面來說,有誰關心過村里那一間三山國王廟是怎麼來的?為何一個都是講閩南語的村莊會豎立一座傳統客家信仰的大廟?這跟先民與客家人械鬥有何關係?還是通婚因素所導致?有誰關心此地每個三合院、大雜院的移民歷史?為甚麼這裡中元普渡拜拜是拜19日,而不是拜29日鬼門關?有誰人關心過這裡以前的廟會與拜拜的盛況?有誰記得這裡的拜拜慶典,曾經從祠堂延伸到整個曬穀場?有人想要走進巷弄看看整個土角厝到磚瓦建築的演變?為甚麼平平是一條龍式的建築,高度卻是呈向兩旁一棟棟的遞矮?當你進入彩繪村後,還會真的想了解這裡的在地文化傳統與歷史故事嗎?

其次,就農村生活層面來說,沒有人關心過隔一條高速公路的那片濁水溪沖刷出的沃土,那是老農民朝思暮想的土地,更是他們的一生。沒有人關心田裡繽紛的花朵、茁壯的蔬菜、搖曳的水稻,那是老農民日牽夜掛的作物,更是他們的經濟來源。

此外,農園生活並不是都市人想像的簡單與快樂。想像一下大雨淹沒農田,那種半年心血損失的辛酸;想像一下稻米仆倒後的雨過天晴,那種日夜等待收割機的心急;想像一下颱風天把溫室吹走,那種負債投資頓失的苦痛;想像一下外國廉價農產叩關與中盤商剝削,那種吃不飽餓不死的實況。最後,再想像一下現在政府對於台灣農業的重視度。對了,大家可以想想,你平常願意花多少錢買菜?當你走進彩繪村,你還會關心此地的農業發展嗎?

都市文青時常歌頌農村的美好,但你們是否知道,這裡每天只有3班公車到彰化市區、4班公車到北斗;這裡只有赤腳大夫,「醫生」會貼心的到府服務打針、打點滴;這裡只有一間藥局,藥劑師至少還有牌,可以拿個藥;這裡只有一個「牙醫」,他會幫你弄假牙時,弄到一半還會跑去餵鴿子;這裡只有瓦斯桶,沒有天然氣;這裡只有排水溝,沒有汙水管線。對了,這裡數公里外才有小七。當你逛完彩繪村後,還會在意城鄉差距的悲歌嗎?

有些文青以為,彩繪村可提升農村的能見度,帶動經濟發展。但事實上,這些觀光客只是要去公路花園時,正巧路過而已。除了雜貨店在假日時稍微受益外,對多數村民毫無幫助可言。

無能政府,隨便花錢。
短視文青,自以為是。
莫名學生,畫五四三。

他們只在乎「人氣」,但忽略農業才是農村的本質,重要的是提升農業生產的效率與利益,才能讓農民有實質收入。

請問,這些文青到底帶給農業甚麼?當農民老年化、農業勢必走向機械化與專業化的時代,文青竟要老農徒手插秧和收割,甚至搞一頭水牛、養一頭黃牛;文青竟要老農允許民眾下去採收糟蹋農作,他們說這是「農村體驗」;文青竟要老農施肥淋貴鬆鬆的有機肥,然後彎腰拔草。文青大肆宣傳誰誰誰「放棄高薪」回鄉種田,一副文青拯救農業的嘴臉。在他們眼中,化肥都是渣,不用計算肥料用量,把有機肥堆到天都沒關係。反正文青就是吵著要天然,老農都彎不下腰了,他們也勸老農要爬著收割拔草;反正文青都只憑直覺和經驗,完全不將科學當一回事。反正文青事必躬親、凡事講手感,使用農業機械太冷血。於是「文青-政府-觀光客」這種聚合物,將台灣農業帶向完全背離提升農產價值的錯誤方向,更別說搞出彩繪村這種鬼東西了。

對我而言,主打彩繪村的文青,他們心中並沒有農業,只有短視的行銷操作。因此,他們的作法徹底背離農村文化傳統價值,忽視提升農業生產,而這一切只會加速農業的消失。

然而,這種低層次的創作,只會吸引低層次的觀光客。這些觀光客只會自拍,擺出假掰的動作,然後呢喃這就是小確幸。

當他說灌籃高手是他的成長回憶時,我只知道我阿公只記得小學時因為繳不出學費,而被日本老師閃巴掌閃到流血。

 

農樸

只要搞清楚緣由 ,大家就會知道 ,問題不在不懂農的文青 ,而是在資源分配的主事者 ,彩繪可上報 (見報 =績效),易於核銷經費(執行率容易達標 ),雨露均霑(大家都有份 ,就不會叫);更重要的是農村再生的主導者叫“水土保持工程局” ,長期主導農村再生的則叫“社區營造”團隊,看官請自行判斷我們納稅幫助農民的1500億 ,是振興農業 ,還是噗通一聲丟到水裡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一級嘴砲技術士

林老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