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日
【陰魂不散吉園圃】

中華民國政府官員是群很神奇的物種,神奇的程度可說跟文青有拼。這些官員或公務人員,基本上都有共同的嗜好,而這項嗜好就是 把事情複雜化。

話說前陣子吉園圃標章造假事件被踢爆後,江江院長終於宣布,決定要廢除吉園圃標章。不過最近農委會居然又開始花錢,透過「吉園圃安全蔬果」FB粉絲頁大力推廣吉園圃標章了。

※ 繼續討論前,鬼王先插個話。這個「吉園圃安全蔬果」FB粉絲頁從2011年8月18日創立迄今,已超過三年,現在的粉絲數只有1,015名,很強吧?!裡面幾乎沒啥內容,小編只是轉文,毫無自製content能力。最近為了做推廣活動,居然玩起老掉牙的Fever38發燒網活動。能將粉絲團經營至如此田地,絕對是奇葩!希望每日監看鬼版的農委會長官能告訴鬼友們,到底是委託哪家公關公司承包這項標案?價碼多少錢?公關公司做這麼爛,你們都看不出來嗎?要不要直接發包給文青別鬼扯團隊?

OK,回到正題。既然政府已確定吉園圃即將退場,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也公開表示,他給吉園圃的分數只有60分而已,為何還花大錢推廣行銷吉園圃標章?這不是拿人民的錢開玩笑嗎?

不過,鬼王還真是佛心來的,總覺得官員都充滿悲天憫人的心,不可能亂搞,所以還特地研究了一番,原來農委會計畫將以「台灣農業生產追溯碼」逐步取代原先的吉園圃標章。日後消費者只要掃描QR Code,就能得知蔬果的生產者、產地和生產資訊。看完之後,鬼王的腦袋似乎壅塞了滿滿的芭樂籽。

首先,這個念起來超級拗口的「台灣農業生產追溯碼」跟原先的產銷履歷到底差在哪?如果不一樣,為何不讓標章統一?如果產銷履歷是規格比較高的認證標準,為何不一體適用?你們非得將農業標章搞成一國兩制、一國三制、一國好幾制的狀態,導致消費者認知錯亂,這樣才開心嗎?

其次,從產銷履歷開始,農委會官員就覺得QR CODE很強很屌,智慧手機拿來掃一下,相關資訊一目了然,自我感覺超級良好。問題是,有誰會這麼閒???你們農官平時開車時,會想知道當初幫輪胎拴螺絲的工人叫啥名嗎?你去診所看病打針時,會想知道當初負責針筒包裝的女作業員是誰嗎?如果產銷履歷標章貼紙,就能保證整個生產過程的安全性,消費者還需要掃QR CODE嗎?如果這張標籤的公信力已經破產了,請消費者去掃描QR CODE的意義又在哪?

紀錄各項生產環節資訊,確實有必要。但保存這些資訊的目的是預防萬一,日後萬一出現食安事件時,協助調查追溯使用。多數消費者對這些資訊,說真的,並不會很在乎。只要國家認證的標章能告訴大家,這項食品是安全的,這樣就夠了。

不過,我們的官員真的很神奇,總想把事情搞得很複雜才甘心。吉園圃廢了又不是壞事,趁這段期間將台灣的農業標章規格拉高、農業生產水準提升,不是很好嗎?你們就偏要創造一個讓人有聽沒有懂的「台灣農業生產追溯碼」,然後以為死老百姓還真會花時間拿起手機去掃描這些農產品上的QR CODE? 長官啊,死老百姓都很忙低 ~ ~ ~ 。

 


2014年10月30日
【文青別鬼扯】---「柯P啊,別被文青矇了」

話說自詡為關廟劉德華的鳳梨王子楊宇帆有次入境天龍國演講,鬼王特別跑去捧場。到了Q & A時,台下有位愛農文青問道:「你是否可以教我一下,要如何在陽台上種鳳梨」。鬼王當時還真想拿顆塞進那位文青的嘴巴,勸他不要來亂農業了。

柯P前天宣布了一項超級文青的政策 --- 「田園城市」,他說將打造「可以吃的風景」,未來將開放台北市的屋頂、公園、人行道等地方,讓市民種菜,成為社區菜園,這項政策聽起來就跟想在陽台上種鳳梨沒兩樣。

其實,文青對農業存有異想天開的想法,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2011年12月總統大選前夕,於辯論會上楊儒門就提問:「在總統府前種菜的可能,在凱達格蘭大道跟重慶南路交叉口,兩側的停車場變成農田,種植有機無毒的農產品,由總統府帶頭,各位願不願意。」

撇開別的不說,請問,台北市的汽、機車流量這麼大,排放一堆廢氣,在這種環境下種出來的菜,你們敢吃嗎?如果要在人行道或安全島上種菜,這些地方的土源都來路不明(多是廢土),重金屬含量高,還有許多不明物質,在這種環境下種出來的菜,你們敢吃嗎?此外,台北市一堆市民喜歡在街上溜狗,讓寵物在這些文青認為有芬芳味道的泥土上大小便,在這種環境下種出來的菜,你們敢吃嗎?先前就有婦人感染了只發生在寵物上的寄生蟲,後來醫院查明才發現,原來是她吃了安全島上的自種蔬菜所致。文青啊,你們言必稱有機無毒,卻想在毒性爆強的天龍國境內種菜,你們是想證明自己真的是天龍人嗎?在台北市污濁的環境內種菜,只會增加食安問題。農業問題不搞好,大家就得花錢蓋醫院。

其次,愛農業就一定要搞得這麼極端嗎?非得答應你在總統府前種菜,在台北市的人行道、安全島上種菜,在信義計畫區放牛,才是愛農業的表現?台灣的農業縣內還有一堆休耕地,這些地該如何妥善利用,農官的大腦都還沒想到。未來取消公糧收購後,勢必又會釋出面積至少五萬公頃的水田,這些地又將種什麼,農糧署現在還處於找人開會來鬼扯的階段。一大堆農地閒置在那,不好好思考該怎麼辦,卻將腦筋動到天龍國。請問,這跟某些地方政府刻意忽略閒置的工業區,卻想徵收農地蓋新的工業區,有啥差別?

柯P啊,農業議題確實很夯,食農教育也被喊得很響,食安問題也被熱烈關切,但並不表示在台北市人行道上種菜就是愛農業、作食農、重食安的表現。你一直詡為聰明人,我們也相信你是聰明人,但推出「田園城市」政策,反而讓人覺得您的智慧高度只有文青的水準。

柯P啊,千萬別讓愛農文青幕僚繼續矇了。他們若堅持不退,就請他們吃豆餅吧。南部飼料廠都有賣,50 KG才賣一千多元。營養豐富不說,穀物纖維更能幫助排便。

文青啊,台灣能玩的事情很多,但千萬不要傻呼呼的把古巴模式搬來台灣。

 

 

2014年11月14日
【文青別鬼扯】---「腦水不足喊加碼」

大家都只關心勝文是否開心,卻完全忽略中南部的選情,好討厭喔~~~~

────────────

常有文青指責【文青別鬼扯】戰鬥團隊,表示我們該與文青合作,至少文青也是愛農業的,所以該共同對抗政府的農業政策。奇怪了,你們是毛澤東的信徒嗎?居然想下指導棋,命令鬼王結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但鬼王的想法是,文青與政客其實是一丘之貉,兩者都差不多,沒啥主要或次要的差別。

文青與政客真的都一樣。碰到農業問題,文青那顆脫水嚴重的腦袋想到的只有手工、手工,and 手工。彷彿只要回復手工,農產品的價值就能跟拍到白骨的無人遙控小飛機般,扶搖直升。而台灣那群腦水不足的政客,永遠就只想到加碼、加碼、and 加碼。似乎加強農業補貼力度,台灣農業好棒棒的假象就絕不會被戳破。

對啊,台灣政客對農業問題的認識與概念,就跟文青一樣毫無創意。簡單來說就是:有夠爛、有夠爛、有夠爛。我們就以這位當過好幾屆立委、現正參選嘉義縣長(嘉義縣是台灣某個可以流放天龍國流浪狗的農業縣)的翁先生為例。

翁的主要農業政策如下:

1. 加發一萬元休耕轉作雜糧補助金,肥料補助
2. 創設農村市集與打造農業品牌

【文青別鬼扯】團隊的評論是:請你拿兩顆維他命B群塞鼻孔吧!

先前台灣加入WTO,政府為解決稻米問題,不用大腦的農政官員因此提出了台灣農業發展史上最可恥的休耕政策。而這幾年農政官員的大腦突然抽動了兩下,因此決定減少休耕面積,並鼓勵轉作雜糧。但灰熊神妙的是,先前休耕補貼每年得花110億,去年說要減少休耕補貼支出,鼓勵轉作雜糧,結果補貼雜糧種植的獎勵金也花了110億。

明眼人都知道,政府貼補雜糧轉作,可說是問題重重,是否還有必要這樣持續惡搞,早就該好好討論了,如今翁重鈞居然還要求每公頃補助金再加碼10,000元。

翁大立委,你對農業問題的觀點與見解,還真是爆爛到馬里亞納海溝的深處。你就非得將台灣農業的格調搞成世間情的水準嗎?你要不要也來楊過小龍女一下?同樣的,補貼肥料更是爛透了。台灣許多小農之所以出現化肥濫用的狀況,主因就在於政府持續補貼化肥、化肥價格相對便宜。若再加碼補貼肥料,說真格的,只是在殘害台灣農業。鬼王真的好期盼國軍將那些鼓吹補貼的人,都先抓去補腦。

關於農民市集,這更好笑。農民市集這玩意,是都市文青在玩的,是讓都市中產階級透過消費、集體意淫農業的玩意,你在農業縣搞農民市集是要幹啥?農委會去年在全台補貼發展了一堆小農市集,效果如何?大家自己看了就知道。

至於翁說要建立農業品牌,接軌國際。翁大立委啊,台灣的農業品牌已經夠多了啦,文青成天也說要做品牌、賣農產品,真正成功有賺錢的,幾乎很少啦。你講那些虛的東西,馬上會被看破手腳啦。

每次看到要接軌國際,就讓人生氣,這種人通常都會害別人接鬼。

28179_n.png  

 

 

2014年11月18日
【文青別鬼扯】---「放水修法偽君子 農地種電真鬼扯」

鬼王一向喜歡真小人,討厭偽君子。假君子就跟文青一樣,滿口的道德仁義、愛鄉情懷,真的討論到農業收益問題時,就開始鬼扯一堆「價值」問題。

昨天【文青別鬼扯】丟出「假種田、真種電、大滅濃」後,居然有人以為,【文青別鬼扯】團隊是講到農地、農業、農民,就會無限上綱的貨色。拜託喔,我們沒那麼濫情啦!如果講到農業、農民就無限上綱,我們還會批判那些噴農藥卻不做好自我防護的農民嗎?還會挖苦那些整天吵著要手工插秧的文青農業嗎?!

【文青別鬼扯】必須強調,我們並不反對綠能,我們反對的是這種打著發展新農業之名、大吃農業豆腐,實際目的只為發電賣電的行為。如果你一開始就擺明,爺們兒就純粹是為了弄塊地來發電,林北或許還會敬佩你幾分。但當你還佯稱這是結合環保與安心農業的新趨勢時,你就是偽君子,別鬼扯戰鬥團隊就真的想幫你打兩劑口蹄疫疫苗了。

為何會冒出這麼多偽君子風格的農地種電行為?當然跟高層有關囉。據說當初要發展綠能時,一些公司就吵著要在農地上蓋太陽能板。詳細過程究竟如何,必定有鬼友比鬼王還清楚,也希望他們上來跟大家talk talk一下。後來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就說了:

農地可以種植向日葵等綠能作物,只要不影響農業,用來生產綠能發電「有何不可?」將與內政部在兩個月內完成相關檢討(大家自己去估狗)。

這段話鬼友們有懂嗎?這是比GRE測驗還詭異的邏輯題。

農地 → 綠能作物 → 綠能。就是說,既然農地種植綠能作物,最後的目的是要產生能源,所以農地當然可以直接生產能源。因此,農地直接蓋太陽能板是OK的。

如果陳主委的邏輯成立,同理可證:

既然農地上種了玉米,玉米又能做成可分解塑膠(PLA),而PLA又能做手搖杯,所以農地上面可以直接開放設立50嵐或清玉!歐耶!!!

不過,陳保基才說要開放,反對的聲音就冒出來了。當時農委會企劃處表示,「並不是所有特農區土地都適合設置」。這句話語意深長啊~~~,但鬼王不能講太多,知道內幕的鬼友就請用個假帳號上來talk talk一下囉。

既然有人反對,只好迂迴繞道了。山不轉路轉,怎麼轉呢?你不讓我在農地上直接蓋太陽能板,我乾脆開放在「農業設施」上蓋。所以在2013年10月修訂了〈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辦法〉,在法規所定義的農業設施中增加了「綠能設施」這個項目,而這種綠能設施只要能「結合農業經營」,就能申請設置。還有、還有、還有,他們還將審核權力下放給地方縣市政府。誰說公務人員很笨的??他們精的很!

Okay,只要能「結合農業經營」,就能蓋太陽能板了。審核和作業標準,還由地方政府自行訂定,實在是太完美了。太陽能鐵皮屋下一大塊農地,我隨便種點蕨類植物、養點香菇,你能說這不是農業經營嗎?隨便亂種、種死了,你來查核時,能說我沒在經營嗎?

自此開始,名不見經傳的能源公司開始如同雨後春筍般在南部縣市冒出,遊說農民將農地出租給這些公司種電,對外還在媒體上不斷宣稱,這是結合綠能環保與農業的偉大創舉。這就是整個故事的背景脈絡。

讓我們回到批判的原點吧。現在農業區上開始不斷冒出的太陽能鐵皮屋,一開始就是為了種電的利益,所謂的結合農業經營,只是從中央到地方的上下交相賊,集體虛應故事罷了,沒必要在那裡鬼扯。

最後,有人上來嗆我們不懂光電。【文青別鬼扯】團隊的回應是,想吃農業豆腐的是光電業者,請你們先搞懂農業再說吧。還有還有還有,一下就被起底是光電業者,你害不害臊啊??!!

同樣的,各位親愛的鬼友,就請努力轉PO本文吧,讓大家知道上位者究竟是如何開啟了潘朵拉的盒子。

7326_n.jpg  

 

 

2014年11月19日
歐歐歐歐歐

上下游又再度出擊了,這次寫得很透徹:

「目前最常見到的農地種電類型,主要為斜屋頂鐵皮屋加太陽光電設施,這不但搶奪了大部分農作物生長最需要的陽光,實測棚下光度,根本不到陽光自然照射的10%,而且某些農業大棚附屬發電設施,竟然沒有裝設灌溉設備。」

根本沒有光
根本沒有光
根本沒有光

沒啥光還能玩啥鬼?農地種電根本是在鬼扯


變相的綠電 實質的農地掠奪 農地種電肥了誰?


地層下陷區 養水種電為國土復育 優良農地種電 變成環境災難

 

 

 

2014年11月20日 
【文青別鬼扯】---「蟋蟀鄉長候選人 鬼扯綠能當政見」

號稱投資重金10億的晁陽公司,將自己在偏僻的麥寮鄉興華村的總部裝扮地漂漂亮亮,然後養蟋蟀。OMG,每次講到養蟋蟀,鬼王就想要咯格浪笑一下,因為實在太瞎太好笑,這還真的得蹲在地上好好笑一下。

晁陽養蟋蟀雖然好笑,但搞清楚晁陽的來龍去脈後,可能就笑不出來了。

話說成立晁陽的靈魂人物是曾擔任過雲林縣議員、現為麥寮拱範宮主委的許忠富。許忠富在麥寮經營頗久,擔任拱範宮主委還長達12年,被許多麥寮鄉民戲稱為「萬年主委」。晁陽自己的FB就說許是「晁陽綠能園區創辦人」,但晁陽成立之時,則由許的太太林威菱擔任代表人。先生當創辦人,太太當代表人,還真永結同心啊。

自此開始,許忠富就在麥寮到處鼓吹奇妙的鬼扯綠能農業。比較奇妙的是,有時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他又化身為「光電業者」:

「光電業者許忠富表示,雲林沿海具有發展太陽光電優勢,每分地每年發電量可達十萬度左右,業者賣電所得七十多萬元,另農民每分地每年可收取二萬元租金,比平地造林優渥。」

而這段話告訴了我們:
1. 每分地2萬,每公頃年收20萬租金,證明鬼王所言無誤。
2. 你還真是TNND吸血鬼,每分地賺取電費70萬(最好是有這麼多啦),居然只分給農民2萬。

之後在參選麥寮鄉長的路上,許忠富就不斷強調,未來要將麥寮打造為「充滿綠能、陽光的宜居家園」,鼓勵增加「加裝太陽能板的溫網室設施」,還說要「闢建設施農業示範區」,「創造農業首都的非凡價值」。

呵呵,這些奇怪的話術,即使以文青貧瘠的大腦也看得出來,根本都在鬼扯。養蟋蟀、種過貓,最好能創造非凡價值啦!自己與晁陽的關係如此密切,居然還敢大言不慚說日後要鼓勵「加裝太陽能板的溫網室設施」。政治人物的大腦結構,真的超特殊。

不過從今年9月1日時,晁陽突然變更登記,改變代婊人了。喔,拍謝,是代表人。為何出現如此動作,根據地方人士說法,似乎有些內幕,但也可能是為了配合麥寮鄉長選舉,要把自己弄得很清白的樣子。但無論代婊人換誰(喔,拍謝,又寫錯了),都無法掩飾許忠富努力推廣農地種電的事實。而今年10月29日在他的競選總部成立大會上,就特別安排一位麥寮國小學童上台演講。這位小朋友用那種演講比賽一貫的抑揚頓挫語調,站在台上對著一兩千位支持者說道:

「在晁陽綠能園區,發現到許忠富先生的用心」
「經過許忠富先生的完善規劃,晁陽綠能園區已經成為假日大家的好去處了」

各位鬼友啊,有沒有覺得腸胃不適呢?鬼王的腸胃不好,還真不太舒服了,所以先寫到此為止。

最後,跟大家講個小八卦,許忠富最近還牽扯到競選文宣剽竊他人照片的事件。阿娘偎呦,蓋個太陽能板,你一分地就賺取電費70萬,70萬~~70萬ㄟ。能賺70萬,卻不願花個幾千塊錢買照片版權來打選戰,這就是推廣農地種電的人的面貌。

 

 

2014年11月26日
「張文賢,隨便亂出手,會傷到自己人」

【文青別鬼扯】討論的是公共性的農業議題
今日針對農地種電政策的討論,引用的是許忠富先生FB的照片,已註明出處,且未進行任何商業性的圖利行為。

張文賢,你若選擇支持許忠富,這是你的自由。你要玩政治,那也是你家的事。但既然你要高舉著作權的大旗在這胡鬧、隨便亂出手,別鬼扯戰鬥團隊只能說聲抱歉了。

----------------
你們的主子剽竊他人照片,都被媒體刊登出來,強力放送了,居然還敢在本版吵著作權,丟不丟人啊!

以下引自「自由時報」(2014/11/22):

「攝影家陳良道也出面指控許忠富文宣「麥寮的希望」剽竊其作品,要求許公開道歉並出面解決」

「中華日報」(2014/11/22)
「另攝影師陳良道也指控許忠富剽竊其作品。許的競選文宣上使用他高鐵車站照片,事實上是他於個人網站上公開展示的作品,上面並已著名版權所有,不得任意使用。」

-----------------------------------------------------------
攝影師陳良道於FB張貼之聲明文如下:

【譴責麥寮鄉長候選人許忠富未經授權、剽竊本人作品之行為】

麥寮鄉鄉長候選人許忠富在未經本人同意授權下,私自盜用本人於網路上公開展示的照片。對於政治人物如此卑劣之行為,本人予以嚴厲譴責。

過去台灣曾是所謂的盜版王國,對創作者與著作權應有之尊重,普遍不足。但這五年來,民智已開,社會各界更知對智慧財產權應給予該有的尊重。作為一名政治人物,更應以身作則,重視、珍惜本土藝術家的創作。

然而,許忠富先生參與政治選舉、製作精美文宣之時,卻未尊重本人之智慧財產權。在未告知與授權的情況下,擅自盜用本人作品,此已嚴重違反著作權法。本人在此嚴重譴責許忠富先生,同時敬告許先生於103年11月29日前主動出面解決處理此事,並公開道歉。許先生若未能予以應有之尊重,本人屆時將予以提告。

-------------------------------------------------------------

最後,再次敬告張先生與吳小姐,【文青別鬼扯】討論的是公共性農業政策議題,不想涉入你們亂七八糟的地方政治。我們手上所掌握的資料,多到讓許先生都會讚嘆的地步。

你是要逼我們把林威菱小姐擔任代表人的所有公司資料都列舉出來嗎?
還是把晁陽和農民間的合約直接PO上網?
還是把拱範宮莫名其妙的帳冊整本丟到網路上讓大家下載?
或是把拱範宮拿六輕的錢的資料直接送去麥寮鄉發放?

想要哪一種,隨便你選,自己想清楚!你們的檔次真的太低,路數比文青還不如,居然還敢來這撒野!煩請轉告許先生,並代為問好。感恩。

還有,吳小姐,您的長輩好幾天前就開始喊告急了,看來麥寮鄉鄉民代表也不好選,你應該多花點時間幫長輩助選、少在網路上遊蕩啊。

44526_n.jpg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一級嘴砲技術士

林老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