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正如本人常說的:別笑韓國一堆複製人,也不看看自己島上一堆活死人。藍丁和綠丁的差別只有一點:顏色(政黨傾向)不同,但一樣智障。會因為走狗媒體的報導而跳腳,可見智商跟猴子沒兩樣。以下收錄3則文章:中國時報「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市場」,4月23日當天的錄音文字稿,姚人多的澄清。剩下的,請自行消化吧。

 


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市場

2013-04-24 01:30 中國時報 【陳文信/台北報導】

  民進黨兩岸政策面臨重整壓力,被視為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重要幕僚的姚人多直言,民進黨的兩岸困境,就是提不出能與「九二共識」等量齊觀的「替代物」,既無法說服台灣人民相信民進黨執政後有能力面對中國崛起,也無力阻止中國因素繼續影響台灣選舉。他更直言,台獨、建國已經失去主流市場,說服大多數人民相信可以獨立的時代過去了。

 

  姚人多目前擔任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副教授,長期關注黨外運動、民進黨發展;過去他曾在謝長廷、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期間出任主席特助,更是蔡英文的重要文膽,蔡曾說姚是她動念參選黨主席的關鍵人物,重要演說也多由他操刀,是綠營重要的論述型幕僚。

  綠提不出九二共識替代論述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協會昨天舉行「自由人宣言:兩岸人權總路線的提出」研討會,姚人多在會中以與談人身分發言。他在發言前一度略帶躊躇地說,「我曾從事政治工作,當過政治幕僚,所以今天的發言不只是學者」,隨後又急著解釋,「但也不能這麼說,我還是學者啊!」

 

  姚人多表示,民進黨應該以推動民主、自由、人權的「台灣經驗」,幫中國早日走向民主化;但現階段的民進黨,與中國公民社會的距離,大到「很可怕、令人憂心」的地步。他指出,民進黨兩岸政策的困境,就是無法提出九二共識的替代物,馬政府的「不統、不獨、不武」雖是負面表列,但也難以破解。他更直言,台獨、建國已經失去主流市場,說服大多數人民相信可以獨立的時代過去了,未來不確定會不會重新展開,但在可預見的一、兩次大選中「滿難的」。

 

  民進黨對中國因素無能為力

 

  姚人多表示,民進黨無法說服台灣人民相信,民進黨若執政,可以面對中國崛起,也無法突破國共扣在民進黨頭上的「鎖國」大帽子。他形容,去年大選是「中國因素元年」,國共聯手主導台灣選舉,民進黨卻無能為力,「至少目前看不到有辦法阻止的跡象」。他也感嘆,中國不能投票,但中國卻可以影響台灣人民投票,而民進黨卻不知如何告訴選民「這種模式必須停止」。

 

  姚人多說,中國對民進黨拋出的訊息,其實是「願意跟民進黨談」,民進黨的領導人也清楚,此時不要變成中國「優先打擊的順位」,也就是「不要激怒他們」;只是,可能因為種種路線、框架,迄今遲未有大規模的兩岸路線討論。


 

【當天的錄音文字稿】

 

  姚人多:謝謝介民、謝謝主辦單位邀請。坦白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邀請我。我猜今天介民邀請我是因為我有曾經參與實際的政治工作,等等我的發言也是從這個角色來看,當然不是學者的身份,其實也不能這樣講,其實我還是學者啦,研究型學者。

 

  我的發言會從民進黨的角度來看,民進黨和這份宣言的關係,洪財隆先生也會補充,我想我是蠻同意濁水剛剛講的,我是非常敬佩介民你們在做的事情,不只為台灣,或為中國或為華人世界在做的事情。我的見解是這份一份大家都同意,或是說不知道該怎麼反對的宣言,但是實行起來卻非常困難的一個運動。我先講我的結論,我的結論是覺得這個宣言非常好,這個應該由民進黨來提出,但因為種種限制跟種種框架,導致他今天一直沒有辦法提出類似這種路線、人權或是民主的一個大規模的運動來談兩岸,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深切的反省一下。

 

  我先講一下我個人經驗,我今年冬天在北海道,接觸過一些中國的異議人士。我覺得最訝異的是,我問他們有沒有曾經接觸過來自綠營的學者或是政治人物,他們的答案是沒有,雖然我不知道我是政治人物還是學者,但我是他們接觸的第一個綠營的學者,我們一直認為說民進黨應該要多多幫助讓中國早日走入民主化的道路,我的想法是據我的觀察,也許等等財隆可以補充,民進黨跟中國公民社會的距離大到很可怕,甚至讓人很憂心。

 

  那我接下來的發言會扣緊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上的困境並從這個困境來看這些困境和這份宣言的關係。其實民進黨在兩岸關係遭遇到的困境其實和這個宣言的提出和和運動有一些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我希望我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講清楚。

 

  第一個困境是,無法提出九二共識的替代物,我們都知道國民黨或馬陣營的九二共識尤其在選舉期間,九二共識事實上是有問題的,但是我們始終無法提出可以等量齊觀的替代物,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這樣負面表列,但是我們無法破解它。我這樣講當然是非常大的風險,這樣風險不是來自統派,而是來自獨派。我認為台獨、建國等口號已經失去市場,當然可以繼續使用,但是你要擴大、你要渲染,說服台灣大多數人民是支持這條路線,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未來是否有機會再次展開,我不確定,但至少近一兩次選舉應該還是蠻難的。所以這是第一個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的困境,那這個困境跟宣言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是做幕僚的,我最大的工作就是撰寫文稿,我常常會用這種自我認同來給自己框架,我看到這個宣言就會想,這個宣言怎麼轉換成政治語言呢?怎麼樣把它寫在文稿裡面呢?你可以看到台灣跟中國的歷史,就是從反共、台獨、特殊國與國到阿扁時期的一邊一國,到馬的不統不獨不武,到蔡英文的台灣共識。我現在在想的是這個人權共識來取代九二共識的可能性,在政治市場和政治行銷有沒有賣點,有沒有說服力,不要講的太新自由主義,有沒有說服力?人權共識來取代九二共識有沒有說服力?我在思考這個問題。

 

  第二個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的困境是,其實過去台灣有非常多值得敬佩的倡議者,但是在我的觀察,現階段很多台獨運動的主要倡議者其實已經無法倍社會上大多數成員接受,民進黨必須要思考的是說誰來代表台灣的本土陣營、誰來代表台灣的本土路線?然後,我覺得這個運動的知識份子,作為台灣本土路線的倡議者是合適的,但是民進黨在這個關係裡面,當台灣的本土進步勢力的倡議者的時候,民進黨必須要思考一下,我們和現階段這群人之間的關係。

 

  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的第三個困境是,民進黨無法說服台灣人民相信在民進黨執政,民進黨可以面對崛起的中國,就是說民進黨無法提出一套可以令人幸福的兩岸經濟政策。更直接地講,民進黨無法突破國共聯手所製造的鎖國大帽子。這個運動跟宣言和這個困境有什麼關聯呢,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台灣社會是非常保守的。因為台灣人民在思考兩岸政策的時候,priority是經濟利益、政治,人權是排在後面的。這個運動在做的是要改變台灣人民思考中國時的價值順位。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複雜、艱困的工程,我覺得光是靠民間社會的力量也許不夠,需要這個政治部門,尤其是需要反對黨,提供一些實質的合作關係好了,但是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台灣人投票是不看人權的,台灣人投票是看鈔票跟關係,換句話說,當這個運動拿去跟要國內各個政黨談的時候,我在猜,答案應該會是:非常好,樂觀其成,但是愛莫能助。所以那個答案其實是可以預見的。問題講白一點在於這沒有選票,我們要如何說服這個政黨,接受這個長久看來是一個終極價值的東西,但是短期看來是沒有政治利益的東西,可能需要一些努力。

 

  第四個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中的困境,從上一次大選,我們也非常清楚的看到,套用在場主持人的說法,2012年是中國因素元年,這個困境在於,民進黨無法阻止中國共產黨跟中國國民黨聯手影響台灣的選舉、傷害台灣的民主,在這一點上,民進黨無能為力,目前無法阻止,2016年看起來好像也沒有任何可以阻止的跡象。在這個困境上,我認為,這個運動和民進黨是習習相關的,如何告訴台灣的選民這個模式——中國不能投票但是可以影響台灣人民投票,這個模式必須停止。

 

  第五個困境,其實這跟宜中剛剛講的有一點相關,我們觀察到其實民進黨的一些leader有一些concern、保守或是保留,因為中國方面,如果我沒有搞錯,他們拋出的message是:我們願意跟民進黨談,然後所以民進黨的領導也知道要執政必須要跟中國取得某種程度的默契,確定中國不會再用第四種困境來傷害台灣的民主,所以民進黨的領導人,他們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台灣不要變成中國優先打擊的順位,換句話說,不要激怒他。這樣說起來蠻傷感情的,「不要激怒他們」國民黨是成立的,在民進黨內部也是可以成立的。我的看法可能財隆有些不一樣,財隆等一下可以補充。換句話說,我要講的是說,「不要激怒他們」如果作為反對黨的最高指導原則的話,那麼我們怎麼樣幫助中國民主化或是走向民主化的道路,我們怎麼樣提供中國的公民社會一些實質的助益、幫助,讓他們早一點重視人權、重視民主、重視我們所珍惜民主的生活方式。這是民進黨在我看來在兩岸關係遭遇的中五個困境,這包含政治、經濟的、本土勢力的,還有來自於一些執政的誘惑。所以我覺得,如果從民進黨的困境來思考這個宣言,我們可以看出,政治的和社會的在現階段的台灣還有一段明顯的差距,那這個gap如何能夠在非常短的時間拉近,不要說拉近跟國民黨的距離,拉近跟民進黨的距離,這個在我看來都還要透過非常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可能實現。我的comment就到這邊。


 

【姚人多的澄清】

 

  4月23日,我應自由人宣言主辦單位的邀請出席座談會,會中我對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中提出五個困境。隔日,我所提出的五個困境被中國時報的標題簡化成「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有市場」。這篇報導見報之後,各種批評責難蜂擁而至,剎那間我被說成「台奸」或「統派」。對於這些扣帽子的動作,我個人沒有太大意見,畢竟知識份子的發言不是聖經,我們同樣必須經過嚴格的檢驗,所以不管批評或責難,我都坦然面對。

 

  第一時間,我選擇沈默。不過,經過將近一個禮拜的沈澱,我有以下說明與看法。

 

  根據我私下瞭解,這篇報導記者原先的標題是「綠兩岸困境,姚:提不出92共識替代物」。不過,在當晚的編輯台上,這篇報導經過了三道加工程序。首先,中國時報決定把這則消息做大,於是,一個民間團體的記者會,就這樣被報社放到二版頭條。其次,編輯決定在本人與蔡英文之間的關係上加油添醋,在未告知記者的情況下,編輯自行加入許多這一方面的描述。最後,編輯台將標題改為「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有市場」。我必須強調,我把這些加工程序找出來的目的不在譴責任何人,我只是還原事實真相。至於中國時報的用意是什麼我不想多做揣測,我想說的是,如果事情再重來一遍,我會把當天的發言一個字不漏再說一遍,我是學者,我的責任是說真話,至於大眾媒體要怎麼加工,我會在意,但是我無能為力。

 

  這個發言的提出在民進黨以及獨派團體間引發不少批評與討論。這些批評大致不脫離以下四個類別。首先,這是個人意見,不代表民進黨。其次,誰說台獨沒有市場,他來說的話就有。第三、台獨不是市場,台獨是責任。最後,也是民進黨的領導者們所一致採用的說法,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當天的發言全文在網路上已經有人打出逐字稿,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閱讀,我不需在此重複。我願意花點時間針對以上四種見解提出我進一步的看法。我的習慣都是先講結論,我的結論很簡單,如果以上四種說法就是民進黨或獨派陣營對我所提出的困境的回應,那我只能說,2016年民進黨照樣會輸。

 

  我不想針對這些發言一一回答,我除了有先講結論的習慣之外,我受的學術訓練就是在許多看似不同的發言中,尋找規則及共同點。所以,我習慣一併處理。這些批評我的發言,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現階段的台獨建國論述沒有問題,也不必改。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堅定的獨派,但是,作為一個獨派,我與他們這些人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我認為過去這種「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台獨建國論述已經與現在的選民結構脫節。當然,如果有人會認為,「逢中必反,逢扁必挺」是一種價值與責任,就算最後只剩下百分之一的人支持,民進黨仍然要緊守不放。對於這些人,我除了尊敬還是尊敬。但是,我認為,現在這個危急存亡的時刻,面對中國種種壓力,若繼續用過去的方式搞台獨,若繼續讓傳統這些人搞台獨,民進黨不只對不起支持者,它更對不起所有對台灣主權有堅持的老百姓。

 

  所以,我主張,民進黨應該要跳脫過去傳統的獨派論述,提出一種不是「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新中國論述。新中國論述必須同時包含四個面向:主權、人權、賺錢、尊嚴。一言以蔽之,就是要讓台灣人活得像是一個有國家的人。早在2010年12月,我就在清華大學王丹所主持的「中國沙龍」提出一種台獨的替代論述。民進黨應該在這個時刻勇敢的提出要跟中國建交的論述。用建交來代替建國,因為建交包含了和平、發展與共存的語意。這是一個「不反中」也「不挺扁」的中國論述。事實上,國民黨無法反對這種說法,因為如果國民黨反對,他們就會被迫露出「一個中國」的原形。中國共產黨當然會像打壓台獨一樣打壓建交論,但是,各位可以想想,除了「一個中國」之外,他們還會接受其他政治選項嗎?

 

  建交論真正必須處理的勢力是來自傳統的獨派,他們會問:是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還是台灣共和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如果是前者,他們反對,如果是後者,他們絕對支持。我充分理解他們的焦慮與理想。如果民進黨最終採行這一條路線,這個黨必須用最大的誠意來照顧這些人情感。民進黨必須讓他們知道,他們一輩子的理想與堅持其實是用另外一種比較務實與彈性的方法來加以實現。試想,兩岸建交的那一刻,我們不只是一個國家,而且我們與中國的關係不再是敵對的,經濟可以發展,關係可以正常化,這難道不就是現階段台灣人民心中那個遙遠而樸素,想說卻總是覺得不太可能的共識嗎?難道政黨的工作不就是提出願景,然後說服老百姓,一步一步把不可能化成可能嗎?

 

  有人也許會擔心,為什麼台灣要與中國這個人權記錄如此不堪的國家建交?我不是自相矛盾嗎?這個問題倒是點出了重點。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吳介民這些學者在4月23日的自由人宣言有潛力成為劃時代運動的原因。我們要跟中國講民主,講人權,不只要講,而且要大講特講。我們要讓全中國的人知道,兩岸關係最大的障礙不是台獨的聲音,而是中國共產黨拒絕給與中國人民民主與人權。「唯有自由人才能簽訂契約」。為了未來兩岸的建交,我們現在必須努力保持台灣人民作為自由人的身分,同時,也必須努力促成中國人有一天也真正成為自由人。以往的台獨工作只需要針對台灣內部,但是現階段維護台灣主權的工作,不管大家願不願意,卻需要把中國民主與人權這一塊納進自己的工作進程中。這是歷史賦予現階段台灣政治工作者的任務,不過,民進黨的諸君們卻對這一項工作興趣缺缺。

 

  一旦綠營內部在中國問題上提出一種不「逢中必反」,也不「逢扁必挺」的新說法時,真正該緊張的應該是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不過,這一個禮拜以來,有些人以為把我的言論消毒了,把我這個人切割了,或是把我痛罵一頓,一切就會沒問題。我的建交論不一定對,但至少是一個嘗試。它也許很天真,不過,我個人卻認為這些人比我更天真。我不是烈士,我也從來沒想過要當烈士,我想做的只是要讓獨派在這個社會上受人尊敬,我想要做的只是成為另外一種獨派。從這個禮拜以來民進黨高層人士的所作所為,我再一次確認,4月23日我所說的民進黨在兩岸關係上的五個困境確實存在,這個黨沒有反省,更沒有出路。要為台灣守住主權,不是意氣用事的把門踹一踹,而是用智慧與方法把心中的門向世界打開。

, , , , , ,

Posted by 林老濕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taiwankyh
  • 好文啊, 可否借轉
  • 這篇是在討論報紙的東西,歡迎轉貼

    林老濕 replied in 2013/06/01 23:50

本文章限登入者留言,請您選擇上方任一服務帳號登入。